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片花

好不容易躲过了火瓢虫的追击,却又遇上早该灭绝的生物,差点全挂 预告4

来源:鬼吹灯之精绝古城  更新时间:2016-12-29 07:43:34  浏览量:
更多

好不容易躲过了火瓢虫的追击,却又遇上早该灭绝的生物,差点全挂 预告4

剧照

“最近何洁和赫子铭离婚的事闹得沸沸扬扬,而很多粉丝也扒出他们曾经秀恩爱打脸的一些事。
比如赫子铭在采访里,爆料自己和何洁的恋情是对方团队要求炒作新专辑才公开的。
再比如,赫子铭爆料他们两个离婚的原因之一,是夫妻生活不和谐。
当然,现在赫子铭和何洁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,财产分割和孩子抚养。
所以一直秘而不宣。
鬼吹灯之精绝古城====大事件分割线====
某个最近准备闹解约的男艺人,他以前跟朋友提到过,他刚和公司每天被繁重的事务压得喘不过气,甚至晚上会做噩梦。
某长腿男神,他和去年一部很火的网剧其中一个配角交往过,长腿男神今年有一部特别火的网剧。
某蛇精病很严重的男星,他是个演技咖,他以前叛逆期的时候差点走了歪路,后来是被老师给管教回来的,老师苦口婆心,他也知道报恩。
某影帝刚出道时候特别招黑,不管是剧组的前辈,还是观众,都不太喜欢他,现在是妻奴。
某导演的老婆,她的名言很牛逼。
某男神,他今年接活动赚了不少钱,而且他爸爸就很有钱,他也不是浪费的人,就是子承父业的那个。
某个喜欢跳舞的女星,她这个人在圈内人缘很好,尤其是投资有道,还喜欢带朋友。
想要答案的宝宝快点赞! 扒爷听说你们想我了! 赞赏 人赞赏 片花
我的信心只在我这里,与你无关。这是最难的修行,是悲观主义者面对世界的态度
几年前我做咨询,接待过一个失恋的男生。他的女朋友喜欢上了别人,连招呼都没打就走了。男生伤心且愤怒,黯然神伤地说:“她夺走了我的自信!”
这个说法很奇特。我问:“她怎么夺走了你的自信?”男生说,以前他很自信,现在,他觉得自己是彻头彻尾的loser。他用的词是“觉得”,说明这是他的一种感受。仔细体会这个说法,里面既有情绪化的成分,同时也暗含一种确定感,仿佛是说,我不应该觉得不自信。
我问他:“那么,事实是怎么样,你究竟是不是一个loser?”男生恶狠狠地说:“我就是!”
我说:“所以,你以前的自信是一种错觉吗?”男生愣了一下:“怎么会是错觉?”
“你说自己是loser,那你以前的自信岂不是错的?”
男生赶紧摇头:“那不是错觉,是我现在没有自信了而已。”
我说:“这样说来,你知道自己不是loser。”
这个表述,与男生前面的话反过来了。但他完全没注意,很自然地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又补充了一句:“光我知道有什么用?人家不信啊。”
我从他的说法里,抓到了一些微妙的东西:“你的意思是,别人信,你就信。别人不信,你也就不信了。所以你才说,她把你的自信夺走了?”他点点头。我说:“说明你早就放弃自信了。”
其实,他主动把自信这东西,交给另一个人来取舍,并非那人的离开夺走了自信,早在她离开之前,他已经把自信交出去了。
前几天,网上因为一件诈捐的事炸开了锅。我对这件事没有多大的感触,觉得也够不上什么十恶不赦。很多人批评我的这种态度,他们说,这个人最大的恶行,是把世道人心搞坏了。人们为什么骂他?因为他破坏了大家对世界的信仰,人们以后不敢再相信别人是诚实的了,也就帮不到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。
我喜欢他们的善良,然而,这里面有同样的逻辑。他们在表达,他们愿不愿意当一个善良的人,这件事并不取决于他们自己,而取决于某一个行善对象的人品。对方是好人,善心有了回报,他们才会继续行善。对方是骗子,他们就不会善良下去。和前面的男生一样,他们把权利交到别人手里,要求别人配合自己,共同呵护对善良的信心。
我变成怎样的人,做怎样的事,取决于这次的你。一个人要对别人抱有怎样的信心,才敢作出这样的宣言呢?
看到一篇求助的文章,想助人的那一刻,真的知道对方是谁吗?不知道。确定文章写的是事实吗?可能是,也可能不是。他会不会是在恶意操纵我?欺骗我?利用我?有可能。他说的话,是不是并非我理解的意思?我会不会受自己的经验驱使,读到的并不是他的本意?都有可能。正如热恋的情侣,无论多么坚信对方不会移情别恋,他们的内心深处其实都会有一个声音:这段感情,未必能修成正果。
非要说“你一走,我就丧失了自信”,这份自信岂不是任人宰割?
我从来不敢抱这种信心。有人说,看我的文章,知道我是骨子里的悲观主义者。这话说得没错,然而,与其说是悲观,倒不如说是慎重。也并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教训,只是平平常常的生活本身,已经让我对于“别人会按我的期待行事”这一点,始终在头脑中有一个大写的警醒:不一定。
这是我的生存法则:永远保留对别人的不确定。在不确定之下,是不是还能保持本心?无关乎别人怎么做,自己做什么样的人,按怎样的原则行事,完全取决于自己。惟有如此,才可以在任何情况下保持坚定。不管别人是好是坏,我坚持我的善行,正如不管我爱的人是去是留,也不丢掉我的自信。做到这一点,就不会总去质问“你怎么可以夺走我的信心?”因为我的信心只在我这里,与你无关。这是最难的修行,是悲观主义者面对世界的态度。
文丨李松蔚编辑丨翁倩 r插曲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tbmyu.com/514.html 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